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关注 >

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对推迟注册制非常遗憾 不需要

2018-02-26 18:10:42    来源: 国家统计局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于2月2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管委会主任吴晓灵在发言中提到2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决定注册制推迟二年一事,她表示对此非常遗憾,“我当时也在会上发言表示根本不需要。”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当时介绍了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的情况和成效。吴晓灵也表示,证监会这两年已经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但主要是在理念上,“还是想对指数、对投资人的盈亏负责,所以没有放开。”她认为,筹资人需要公开透明披露信息,保荐机构要对信息的完整负责,投资人要对自己的钱负责,而不是由政府负责,“政府就是看谁违规了没有”。

其认为高质量的发展体现为高水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包括在衣食住行和环境的品质提高上。围绕这个问题,吴晓灵提了三个观点:

第一,挑剔的客户培育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

想要提高大家的生活质量,必须是消费者可以挑剔的,而且必须是挑剔的。只有挑剔的客户,才能够让生产者努力的去满足你的要求。这样的话,就需要我们更好的维护消费者的权益,要更多的来提倡公益诉讼,通过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和公益诉讼,通过案例、判例的指导,引导社会向维护消费者利益方面去发展。

第二,企业要有能够按客户需求组织生产的自由。

在中国,不是每个企业他想为客户生产什么就能生产。有两个制约:一是生产要素并不是完全可以自由流动的,并不是每一个生产者都能够平等的得到要素的使用权;二是要有融资的便利,因为在市场经济当中,资金是组织各种要素的龙头,没有融资的便利,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什么事也干不成。

中国现在是高杠杆的情况,发展间接融资是不太可能了,间接融资发展,特别是银行贷款的发展,只能够增加全社会的杠杆。因而,未来中国今后发展的方向就是存量的结构调整,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

吴晓灵指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应当解决解决两个问题:

一是资本到底活动的范围边界在什么地方?就在于我们怎么样来认识证券。对于资本市场,对于证券的定义与否,对于我们未来融资的便利程度其实是有关联性的影响的。她认为,“我们的财富管理市场这么混乱,就是投资计划不能够列为证券,引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二是通过证券来融通资金,怎么来看注册制?吴晓灵认为,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其实就是买卖双方的事情,政府只给我开了一个菜市场,市场的价格卖什么东西,买卖双方自主决定,注册制就是来做买卖的人到政府这儿来报个到,政府就制定规则,它监督买卖双方是否执行了制度。至于价格水平,改革开放40年了,哪一个领域价格改革的彻底,那个领域就发展得好。所以资本市场不放开政府对价格的管制,我们现在股票发行的价格还是受管制的,建立一个好的市场是不可能的。

政府在提高老百姓(60.440,1.56,2.65%)的生活质量上处于什么位置?

吴晓灵认为,各国政府其实只能保基本,要活得好就要找市场。所以政府只能够在基本的公共服务和基本的社会保障上下功夫,在义务教育、公共卫生、公共交通上去下功夫,剩下的事情应该让市场来做。马斯克“猎鹰”导弹回收成功打破了一个神话,并不是说这样高端的技术有关的东西民营企业不可以介入。

她指出,政府应该把有限的钱放在保老百姓最基本的生活上,保最基本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上。我们现在的政府热衷于搞投资基金,现在各类大大小小的投资基金都介入到了一般性的竞争行业当中去,有好多说的是战略性的新兴产业,谁想到中国能够出现阿里、腾讯和百度?它从来都不是在规划过程当中的,而是满足市场需求的过程当中给了它一个企业生产的自由,它能够创造出来。

最后,吴晓灵表示,“政府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上,我们的责任是保好基本,市场的责任是给大家更多的选择,让大家生活得更美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