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调查 >

硅谷巨头在剑桥大学的“疯狂招募之旅”

2018-07-10 14:40:09    来源:36氪

原标题:硅谷巨头在剑桥大学的“疯狂招募之旅”

编者注:提到高科技聚集区,人们下意识想起的就是美国的硅谷。如今在全球各地,科技飞速发展的大趋势下,各个国家都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中心。在英国剑桥,“硅沼泽”也逐渐聚集了世界领先的一些科技公司。其中,人工智能领域更是如火如荼得发展着。大公司们怀揣大额支票,在这里争抢优秀的人才,那么英国自己又该何去何从?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上原文名为《Silicon Valley’s Giants Take Their Talent Hunt to Cambridge》的文章。

当你迈步走下火车,进入剑桥火车站外面的城市广场时,你是看不到国王学院礼拜堂的尖塔的,也看不到三一学院巨庭的塔楼。你还需搭乘的士才能到达剑桥大学。不过你会看到一栋屋顶有露台的石材玻璃建筑物。那是亚马逊研发无人机的地方。

沿着大楼往下走,就在一栋石材建筑物内,微软正在为人工智能研发某种计算机芯片。如果你接着往下走,你很快会看到第三栋大楼,大楼外面清楚标识着苹果公司的粉末蓝logo。工程师正在这里不断探索iPhone手机上对话式数字助手Siri发展的极限。

多年来,记者、城市规划者以及其他政府官员都将这里称之为“硅沼泽”(Silicon Fen),将这个曾经无人问津的剑桥郊区想象为是英国对于硅谷的回应。名字源于环绕剑桥的湿地Fenlands。事实上,“硅沼泽”这个名字一直没能让大家记住,不过对于推动剑桥成为科技重心的理念却成功落实了,以至于全球的科技巨头们都搬到了剑桥,争抢优秀的工程师和研究人员(尤其是在新兴发展的人工智能领域)。

它们的到来推动了英国的经济发展。原本在英国脱欧之后,英国经济预期会遭遇下滑。苹果、亚马逊以及谷歌都在英国建立了研发和工程中心,收购了从当地大学里衍生而出的一些公司,斥资不下数百万乃至数亿美元。

现在剑桥里的高科技公司超过4500家,雇佣了大约7.5万人。据城市商业组织Cambridge Network表示,许多通勤的人都来自于其他社区。

在亚马逊剑桥总部的街道对面坐落着ARM公司。这是日本科技巨头SoftBank旗下的计算机芯片公司。最近,ARM刚有一群工程师搬进了临时办公室里。几米开外,一座新的大楼正拔地而起。这是韩国科技集团三星所在的位置,三星将在此处开设另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雇佣近150名研究人员、工程师以及其他工作人员。

“对于那些有20年时间没回过剑桥的人来说,他们也许会问——这还是同一个地方吗?”Cambridge Network首席执行官Claire Ruskin说道。

但在火车站周边的这些建筑物也让人回想起一件事,即英国和欧洲差不多,都没有属于自己的互联网大公司——一家能够在科技、文化以及政治新方向推动世界发展的公司。原本ARM能够担此重任,但在2016年这家公司就被SoftBank收购了。

在距离剑桥45分钟火车车程的伦敦,你能找到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DeepMind。DeepMind正走在科技革命的最前列,许多人相信它有望能改变全球的经济和社会基准。它在2014年被谷歌收购了。

“我们很欢迎业界的一些大公司入驻英国。”负责数字化政策的英国部长Matthew Hancock说道,“但是我们必须确保下一代公司能够在英国诞生。”

最近在周五的一个早晨,负责微软剑桥研究的Chris Bishop通过他位于五层楼的办公室窗户向外俯瞰了整个剑桥。他指着远处国王学院礼拜堂的尖塔,表示人工智能之父艾伦·麦席森·图灵就曾在国王学院就读。

1950年,英国数学家、密码学家、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在其文章《计算机器与智能》(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机器是否具有自己的思维。人工智能研究人员Bishop曾在牛津大学就读,并在爱丁堡大学拥有教授职位,之后他来到了剑桥工作。他认为自己的工作是英国AI漫长发展过程中的其中一环。

Bishop在1997年加入了实验室,此时实验室刚刚创建。在这段时间内,微软是一家愿意斥巨资招募顶尖学术人员进行相关研究的科技巨头。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领先科技公司最为关键的技术。科技巨头都在斥巨资招募学术人员。

五年前,微软将其实验室搬到了火车站附近的大楼旁。Bishop之前的很多学生和同事如今都在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内任职。

曾与Bishop一同在剑桥做研究的谢菲尔德大学教授Neil Lawrence现在就在这条街往前走的亚马逊剑桥研发中心里工作。还有两个杰出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曾是Bishop的下属,如今他们都已经跳槽到了谷歌和DeepMind。

这些研究人员和英国其他顶尖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一样,都不是在英国本地出生的。尽管如此,英国的政策制定者依旧对于本地人才流失现象感到焦虑。

“我们在英国拥有一些顶尖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南安普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Dame Wendy Hall表示,“但我们该如何阻止本国人才流失到美国——或是美国公司呢?”

去年,英国政府委托Hall以及伦敦人工智能初创企业BenevolentAI的首席执行官Jerome Pesenti对于本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情况进行评估。在评估报告公开几周时间内,Pesenti跳槽到了Facebook。如今,他是Facebook纽约办事处人工智能的副总裁。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Hall说道,“一旦你在行业内出头了,你就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尤其是硅谷的一些科技巨头。”

报道表示英国政府应当增加对大学的资助。几个月之后,英国政府对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在2020年之前,它将资助人工智能以及相关领域内200个新的博士名额,并为英国境内数学、数字以及科技教育提供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在剑桥,更大的问题是关于学术与产业之间的界限。即便是那些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趋势下大赚一笔的人也分不清楚两者的界限。

剑桥大学教授Zoubin Ghahramani曾将初创企业出售给Uber,如今他是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与此同时,他依然担任教职。对于欧洲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流失问题,他表示很担心。他呼吁建立欧洲研究机构来招募本地区域里的人才,以避免这部分人去硅谷求职。

他在剑桥大学的同事Steve Young也是一位受人敬仰的语音识别研究人员,后者曾将自己的公司出售给微软、谷歌以及苹果。Young表示大学“几乎不可能”与科技公司竞争人才。因此,下一代学生的教育就会受限。“这有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他说道。

他说这句话时自己也觉得好笑。Young在大学和苹果公司两地奔波,而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公司的招聘。“我可不在剑桥大学进行招聘。”他开玩笑道。

Vishal Chatrath是剑桥语音识别技术初创企业VocalIQ的首位员工,也是公司的首席商务官。后来,这家初创企业在2015年末被苹果收购,并且转型成为剑桥Siri研发中心。就在苹果剑桥基地两个街区以外,他还负责管理一家名叫Prowler的新初创企业,公司旨在实现商务决策自动化。

对Chatrath来说,Prowler表明了外国公司的收购可以促进新初创企业的创建。VocalIQ的第二位员工也离职了,并在近期创办了一家叫作PolyAI的初创企业,旨在打造真正意义上的对话式计算系统。“有大量资金正涌入剑桥,这些资金将推动新一波创业者。”Chatrath表示。

如今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像这类初创企业能否发展成为朝气蓬勃的企业——还是说它们最终会并入苹果或谷歌等公司,以这样的方式悄然离场。

美国科技巨头之所以会得到大家的青睐,薪资必然是考虑因素之一。据招聘网站Hired表示,伦敦科技行业的平均薪资为7.8万美元一年,硅谷则是14.2万美元。

“低成本的人才流失以及低流失率,与此同时还能招募到同等或更为优秀的人才,这就成为了这些竞争性科技公司的优势之一。”Entrepreneur First的联合创始人Matt Clifford说道,这是伦敦一家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招聘人才的初创企业孵化器。Entrepreneur First帮助创办了人工智能公司Magic Pony,后者被Twitter在2016年以1.5亿美元收购了。

但是也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如果这些公司保持独立的话,它们能否更好得服务英国发展呢?

在剑桥大学作为机器学习研究人员接受培训的Ian Hogarth开发了流媒体音乐应用Songkick,如今他还是英国的一位天使投资人。他认为,如果DeepMind当年没有被收购,那么它现在很有可能发展成为英国第一家科技巨头公司。

与DeepMind经历类似的还有VocalIQ以及Evi。前者被苹果收购,后者Evi在2013年因亚马逊要开发Alexa数字助手而被收购。Evi如今是亚马逊在剑桥运营的支柱。

许多人都为这些企业被大型科技公司收购而欢呼雀跃,认为这将推动伦敦和剑桥的经济变革。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事报以看好的态度。

去年在剑桥,有人用涂鸦恣意破坏一个住宅开发区。涂鸦用拉丁文写道“Locus in Domos Loci Populum”。在BBC的报道中,这句拉丁文被翻译成了“本地的房子属于本地人”。由于科技行业工作者薪资很高,房价激增,本地人在房地产市场中难免被排挤。其实,这不过是硅沼泽与硅谷另一处相像的地方罢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