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关注 >

车险改革: 多重压力下各财险公司各寻求突破

2019-01-09 14:55:41    来源:金融时报

距2018年商车费改启动已有半年时间,在新一轮车险改革过程中,先行开放青海等地试点自主厘定车险费率,让试点地险企拥有更多自主定价权,发挥市场“无形之手”作用。随后,银保监会还要求严格执行“报行合一”制度,从监管层面控制实际手续费支出,以遏制营销“返点”等不良竞争手段,释放险企车险业务利润,同时让利于投保人。但随着制度的出台,市场反应以及落实情况到底如何似乎难有定论。日前,记者从陕西某车主处了解到,该车主于近期办理车险投保业务时,感受到保费明显降低,但礼品卡之类的营销手段依然存在。

商车费改的初衷在于通过差异化定价解决同质化经营的问题,即一方面让利于消费者,一方面推动险企关注精算定价和承保质量,提升服务质量,强化定价基础,倒逼险企加强成本管控。其中,NDC系数的调整拉宽了自主系数的范围,使投保人单均保费持续下降,在2017年平均折扣系数达0.645,同比降低6.2个百分点,且系数调整使出险率逐步降低,多次出险客户占比下降,凸显其“奖优罚劣”功能,社会效益显现。但随后,市场的发展出现偏离,因险企手续费以及佣金投入增加以获取渠道资源,从而使市场竞争恶化,费用率上升导致行业利润下挫。

加之2018年我国乘用车市场整体下滑较严重,车险市场2018年发展之路较为崎岖。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车市销量不足3000万辆,呈现自1990年以来首次负增长态势,这对于商业车险来说无疑是沉重一击。2019年1月公布的《2018中国汽车市场白皮书》也显示,我国汽车市场进入了“增量停滞、存量升级的新常态”发展周期。在存量升级的新一轮竞争中,集中化的趋势较为明显。首先,由于大量释放的增换购需求,一线城市汽车销量没有受到大环境影响,依然保持同比增长态势。同期,正在崛起的新一线城市吸引大量人才,因此催生出大量购车需求。相反,低线级城市购车消费欲望降低。与此背景相对的是高端豪华车销量稳中有增,中低端车销量大幅下滑,以中低端汽车为主要渠道的保险公司面临业务下滑的巨大压力。而从整体车险经营现状来看,车险保费增速近年也呈下降趋势,在商车费改背景下,车险件均保费也处于下行状态。

如果进一步扩大商车费改试点范围,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继续推进,可以预测车险单均保费将继续下降,从而导致赔付率上升。此种情况下,手续费方面更需得到有效控制。

而为解决手续费乱象,2018年8月行业开启“报行合一”时代,手续费水平被严格限制,从成果来看,同年9月份费用率有所下降,“严监管+行业自律”取得一定效果。然而,在实施新政不久后,个别险企被曝出通过广告费、宣传费等科目套出费用返点,重新回归“老路”。针对于此,去年12月中保协发布《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辆保险自律征求意见稿》,开展全国层面的行业自律。要求各险企严格执行“报行合一”、强调“不做假账”,加强增值服务管控,鼓励监督举报。相应地,今年1月4日,银保监会下发行政处罚书,原因之一即为相关机构车损险、车损险附加险、商业三责险和商业三责险附加险相关的“原保险保费收入”“赔付支出”等14个财务类指标的148个明细科目未按照监管要求据实统计,设定取数规则不当,导致险企报送明细数据不真实,形成编制虚假报告的事实。严监管与行业自律叠加作用,一起改变财险公司以往单纯依靠手续费拼抢市场份额的情况,从而推动保险公司更加注重改善客户服务体验,提升自身风险管理水平,对于行业良性发展,将起到显著促进作用。

由于一些深层次问题逐步显现,商车费改以及报行合一的制度实施效果仍有待市场检验。对于现阶段的车险市场来说,通过跟着监管层走与科技创新的加持来扭转局势将是下一步重点。

首先,必须坚守严监管与行业自律的双重约束。去年,原银监会与原保监会合并,所在地市一级县级银监局、保监局也统一挂牌合并,此举对各地市级银、保机构形成统一管理,无疑会在将来更加强化监管效果。其次,还需结合科技在产品层面创新突破,并通过技术改革降低成本,提高企业经营利润。据悉,近年势头正劲的UBI车险正在稳步推进中,且如今大数据与场景化手段也应用于风控、支付、数据分析等各环节。今后,科技的力量也许会为车险业开辟另一种可能性。

2018年,车险市场在新车下滑、商车费改以及报行合一等变革中寻求突破,预计2019年车险市场发展依然不会风平浪静,但平静的海面不能造就优秀的水手,在监管层与行业自律协会的要求下,各财险公司砥砺前行,相信会越来越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