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要闻 >

保费增速疲软 商业车险的春天有多远?

2019-01-09 14:59:11    来源:金融时报

过去一年,人身险业务转型自然是业内最受关注的焦点,而以责任险为代表的非车险业务异军突起也赢得了不少关注。相比之下,在财险市场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车险业务则显得颇有些乏善可陈。在商车费改持续推进的背景下,商业车险虽然在局部实现了改善与突破,但就整体而言,商业车险仍未完全挣脱发展中的暂时困局。2019年业已到来,在保险业继续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步伐中,车险理应成为保险业自我革新的关键注脚。那么,商业车险的春天究竟在哪里,离我们还有多远?

数据资料

数据资料

商车费改再推进

过去一年,监管部门继续深入推动商车费改。

2018年3月,原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对四川、山西、福建、山东、河南、厦门、新疆等地区的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进行调整,财险公司可在相应范围内拟订商业车险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费率调整方案,报经监管部门批准后使用。2018年4月,银保监会又印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开展商业车险自主定价改革试点的通知》,放开市场规模相对较小且盈利相对较好的广西、陕西、青海三地自主定价权。

在监管部门努力推动新一轮商车费改的过程中,也对车险市场存在的乱象频频亮剑。去年2月,监管部门便曾同时披露9张行政处罚决定,均指向车险乱象。针对商车费改启动以来,保险公司为抢占市场份额而导致手续费率水涨船高的恶性竞争,去年7月,银保监会又出台《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施行“报行合一”,保险公司报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需要与实际操作时的费用保持一致。

平安证券分析师陈雯认为,前期监管方面主要为阈值监管,对市场稳定起到一定的作用,预计后期阈值监管将逐步宽松或者退出,数据真实性有望得到提升。对费用率的监管将成为后期监管的重点,而保险监管下沉、银保监系统向地县两级延伸,也为后期对费用率的监管形成基础。预计监管层将会尽快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费用率的监管,采取追责个人责任、暂停业务等有效措施对违规险企进行监管,费用率后期有望逐步下降。

车险困局待突破

一份行业交流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车险保费同比增速仅为5%,而同期财险行业全行业保费增速在13%左右。

商业车险保费收入增速放缓与我国汽车销售速度下降节奏趋同。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8年11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49.8万辆和254.8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8.9%和13.9%,其中乘用车产销情况同比分别下降20.5%和16.1%,且降幅继续扩大。相关数据还显示,2018年前11个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32.5万辆和254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6%和1.7%。在新车销量下滑、汽车保有量渐渐趋于饱和的背景下,加上商车费改深入推进导致车险件均保费下降,车险保费增速显得疲软也就不难理解了。

平安证券研报表示,预计在车险费率自由化未推广至全国的情况下,2018年商业车险保费增速在3%左右,2019年预计下降至0至3%的增速;车险行业2018年及2019年保费收入增速预计在3%至5%的范围内,而如果车险费率系数继续放开,车险保费增速还会进一步下降。

商业车险业务上的分化表现同样引人关注。有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车险行业承保利润分别为59亿元和74亿元,而市场份额前三的保险公司承保利润分别为120亿元、138亿元。也就是说,除市场份额前三的保险公司外,其余保险公司车险承保利润总亏损额分别达到61亿元和64亿元。在2018年,中小险企在车险业务上的困境仍未见得到改善。2018年上半年,车险保费收入在7亿至50亿元之间的20家保险公司全部承保亏损,合计亏损24.36亿元,承保利润率平均约为-7%,高达48%的综合费用率正是背后的主要原因。

因此,在保费增长降速的同时,商业车险市场中的竞争失序问题同样亟待破除。此前,就有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车险市场以高费用为手段开展恶性竞争的问题尤为突出,个别公司把赔付率下降带来的改革红利异化为竞争的本钱,导致车险费用水平居高不下。虽然监管通过施行“报行合一”、推动行业自律等措施来改善上述情况,但据记者了解,已有部分中小公司逐步突破自律的费率限制。

春天其实并不远

车险业务虽然仍未走出当前的困局,但并非看不到迎来春天的曙光。从国外商车费改的经验来看,其车险费率市场化也均非一蹴而就。

一方面,监管坚定推进商车费改的决心有目共睹,市场上已经出现一些积极变化。商车费改的初衷之一就是让利消费者。从数据来看,伴随着商车险投保率的不断提升,其保额水平也有所提升,投保人单均保费持续下降。平安证券研报也表示,商车费改前期行业诟病的包括“高保低赔”、“无责不赔”等问题反映了定价基础的薄弱与粗放和行业标准的缺失,这也是商车费改的触发因素之一,当前看这些问题均通过条款修订等方式得以解决;2003年首次费改尝试中由于保险公司缺乏定价的数据基础、过快放开费率限制等问题致使行业大面积亏损,而此次商车费改这些方面均有了显著的提升,车险定价由单一保额或新车购置价转为综合考虑车、安全性和维修经济性等多因素。

另一方面,车险市场上出现的诸多新机遇也为商业车险提供了突围的新方向。

我国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市场。据相关数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221万辆,风险保障需求潜力巨大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市场亟待制定专属保险条款和费率方案,从而为新能源汽车保险的发展提供推动力。此前据中保协相关负责人透露,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意见已征求完毕。

再从车险市场当前的问题来看,伴随着商车费改的深入推进,保险公司自主定价能力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而通过借助大数据等保险科技提升创新能力,完善车险定价模型,也正是保险公司走出过往“价格战”泥潭的现实需要。同时,借助科技手段,中小险企也能够弥补自身在在渠道、网点、人员等方面的劣势,提升保险公司的服务水平,积极开拓贴近消费者需求的车生活服务,从而发掘新的需求和业务增长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