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要闻 >

银保监会: 深化商业车险改革 两率一升一降

2019-01-23 13:31:4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银保监会于近日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

自2015年6月商业车险改革启动以来,改革的阶段性成效已经逐步显现,包括消费者获得感持续提升,保障能力不断扩大,社会管理功能得到更好发挥等。然而,当前车险市场中的违法违规问题比较突出,主要是未按照规定使用车险条款费率和业务财务数据不真实两个方面。

面对存在的问题,《通知》要求,各派出机构按照职责,依法对辖区内财险机构车险经营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为确保监管措施的及时性和有效性,对市场乱象问题快速进行纠正,各派出机构查实财险机构未按照规定报批和使用车险条款、费率的行为后,银保监会或其派出机构可对相关财险机构采取责令停止使用车险条款和费率、限期修改等监管措施,并依法对相关财险机构及责任人员进行处罚。

深化商业车险改革

对于商业车险改革的下一步,一位财险公司负责人认为:“现阶段看,车险市场不能简单依靠市场决定。监管部门既要推动财险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创新,也要加大对车险市场的规范和整治力度,探索分类管理思路,实现标本兼治。”

此前,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费率市场化的问题,车险产品还要体现服务的差异化。这一关不过,疙瘩解不开,市场主体没有出路,因为按照目前的市场环境,大部分中小保险企业无法与大企业竞争,依靠的手段或是费用低,或是品牌信任度,或是返还手续费,产品和费率结构都同质化。从国外经验看,商业车险改革都会出现几年的阵痛期,然后重新找到新的均衡,比如差异化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陕西、广西、青海三地作为首批试点地区,全面放开自主系数。一些财险公司人士认为,从三地放开车险费率试点看,市场是有一定接受度的,不过相关数据、指标还处于变化之中, 值得进一步关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此前的商业车险改革赋予市场主体一定的定价权,但由于改革的阶段性,车险的费率与定价仍然有比较严格的管制,这使得市场竞争不仅体现为价格与费率的竞争,而且体现为通过提高手续费获取业务,这也是导致商业车险改革中出现综合赔付率与综合费用率此消彼长的重要原因。

朱俊生建议,为了改变这一状况,需要进一步深化商业车险改革。商业车险改革没有回头路,唯有进一步的深化改革,提升市场主体的定价权,才能解决目前改革中出现的问题。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进一步推动费率市场化要求同步推进市场退出机制、偿付能力监管、信息披露等体制机制改革。此外,对于市场主体而言,要提升在风险管控、产品定价等多方面的能力,为费率市场化提供技术保障。

两率一升一降

商业车险改革三年来,总体成效显而易见。聚焦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的一组同业交流数据显示,2018 年车险市场综合赔付率持续降低,综合费用率同比上升。

在商业车险改革中,NCD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等引进,使得综合赔付率下降,转而在成本管控、分摊上的优势放大,具有更大空间投向前端费用,因此可能出现财险公司为追求市场份额或者业务,进行费用比拼的现象,导致综合费用率持续上升,费用率与赔付率倒挂,综合成本率居高不下。

“一些保险公司的车险业务出现畸形,无论是哪个渠道的业务,都要去中介渠道绕一圈,虽然手续费不一定都给了中介机构,很多打折返还给了消费者,但这样不透明,容易出现跑冒滴漏。通过手续费解决这一问题,会造成数据上的扭曲,即实际价格与实际成本不相匹配。”一位保险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数据不真实上,一位财险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说:“比如,可以通过准备金调节进一步降低综合赔付率,从而降低综合成本率。这主要涉及两个中间环节的数据,一是综合赔款中的已发生未报案责任准备金,二是已赚保费中的未到期保费准备金。”

另一位财险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不仅是中小财险公司日子难过,中型公司也很难熬。”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不能忽视,即现金流的问题。“高手续费及佣金加之车险保费增速下降等因素,可能使行业现金流问题逐步显现。”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银保监会(含原保监会)、各地保监局向保险业累计发布了近50张监管函,近1350张行政处罚决定书,主要原因包括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其他利益,编制提交虚假报表等。其中,车险领域曝光度最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