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要闻 >

互联网保险众安在线规模与亏损同涨 两员大将出走

2019-04-09 09:57:58    来源:中国网财经综合

众安在线2018年报显示,其2018年汽车生态保费收入从2017年的0.79亿元上涨至11.5亿元,涨幅达1356%。

互联网保险的江湖,总是人来人往。

2017年2月20日,王禹只身一人背着书包从北京来到上海,加入众安在线出任总经理助理兼车险业务条线负责人。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原保监会财产险部监管二处副处长。

出人意料的是,两年后,当众安在线的“保骉(biāo)车险”终于可以在互联网保险的快车道上加速行驶时,王禹却选择了转身离开。

4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王禹已从众安在线离职。他在告别信中表达了自己对众安在线的感谢和不舍,坦言“感谢众安,敢于让一个毫无市场经验的新兵掌舵保骉车险”,并打趣道,“如果说投入是一种病,我们都病得不轻!”

这一人事变动,令市场对众安在线的关注再度上升。在王禹离职的消息传出前,众安在线旗下全资子公司——众安科技CEO陈玮转会泰康在线的新闻刚刚见诸报端。

寥寥数日,两员大将出走,市场不免心生疑虑。对此,众安在线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王禹因个人家庭原因离职;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朱立强担任众安科技新CEO。

江湖再见:车险终逆袭

在众安在线工作的两年时间里,王禹行程20多万公里,足迹踏遍31个省份,平均每天只有不足6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众安在线保骉车险团队在写给王禹的临别感谢信中称:“总觉得我们有太多说不完、道不尽的感人时刻,可回忆起来却是:我们每天在一起,都是加班、加班、加班。”

正因如此,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王禹出于对个人家庭的考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家庭,所以选择了离职。

其实,保骉车险团队的不舍不难理解,正是在王禹加盟后,保骉车险才有了从默默无闻到崭露头角的变化。

2015年11月,保骉车险问世。虽然众安在线对“骉”字有一番官方解释,但外界却多认为这代表“三马”之意,即马云、马化腾、马明哲。作为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由蚂蚁金服、腾讯、中国平安等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其中蚂蚁金服持股13.53%,腾讯持股10.20%,中国平安持股10.20%。

彼时,众安在线CEO陈劲表示:“这个字很难念,但是车险更难做。”而保骉车险一开始的道路确实很难走。

按照众安在线的设想,保骉车险将与平安产险以合作共保的形式联手,实现差异化定价和精准服务。不过,众安在线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保骉车险共保保费分别为1.7万元、350万元。直到2017年,这一数字终于达到8400万元。

王禹在告别信中透露,两年来,“保骉车险团队从30人、100人、200人壮大到300人;保费日平台从6万元、10万元、100万元、1000万元直到升至5860万元,两年增长了100倍;保单成本也从270%、180%、136%、110%一路降至99.8%;2019年以来,又看到每月均实现财务盈利。”

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积累的结果。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上,保骉车险团队迄今积累了17家数据合作联盟和2000万+出行数据标签;在自主销售体系、智能化系统上,实现平均每周两个版本的迭代速率,以2018年为例,完成了94个版本发布,2024个需求上线。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9月,众安在线获批在全国所有地区销售车险;2018年6月,在全国36个地区实现出单,业务覆盖了除港澳台之外的中国大陆全部区域。2018年1月1日起,众安在线与平安产险的共保模式中承担的保费、赔付及其他成本分摊的共保比例,由30%及70%上升为50%及50%。

众安在线2018年报显示,其2018年汽车生态保费收入从2017年的0.79亿元上涨至11.5亿元,涨幅达1356%。

喜忧参半:规模与亏损同涨

在互联网与金融的混合基因中,众安在线似乎更偏重于前者。“先烧钱抢市场”、“讲故事”,这些互联网公司擅长的打法,众安在线同样毫不逊色。

2018年报显示,众安在线全年录得保费收入112.6亿元,同比增长89%。保费快速增长的背后,不可忽视其互联网营销思维的力量。

广为人知的“百万医疗险”走红于2016年,虽然此前亦有其他保险公司经营类似险种,但始终不温不火,正是众安在线高举高打的推广方式,使这类产品迅速成为“网红保险”,其他保险公司也纷纷跟进。2018年,众安在线健康生态实现总保费28.7亿元,同比增长138.2%。

不过,在互联网渠道销售的短期健康险多为保费低廉、核保宽松且等待期较短的产品,在消费者投保时,更多依靠客户告知作为投保风险的筛选手段,容易造成前端风险控制不足,这不仅容易造成消费者和保险公司之间的理赔纠纷,也增加了保险公司的逆选择风险。

与保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在线依然巨亏。2018年,众安在线录得净亏损17.97亿元,同比扩大80.42%。主要是由于承保亏损随着总保费同比快速增长而增加、投资收益受到市场疲软影响、科技输出业务还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等影响。

以承保亏损为例。2018年,众安在线综合成本率120.9%,虽然相较2017年下降12.2个百分点,但仍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财险领域头把交椅的人保财险同期综合成本率仅98.5%。众安在线高企的综合成本率来自其与流量平台合作的渠道费用,以及其他经营费用,这也拖累众安在线承保亏损扩大3.1亿元。

而众安在线风头正劲的国际化业务,则为其估值的想象空间再添砖瓦。2018年8月,众安国际与软银愿景基金签署股东协议,推动海外市场的科技解决方案输出业务;两月后,又与日本财产保险公司(SOMPO)签署合作协议,输出保险科技解决方案;2019年1月,与新加坡O2O平台Grab成立合资公司,探索东南亚互联网保险分销业务;2019年3月,众安国际全资子公司众安虚拟金融获香港金管局发出虚拟银行牌照,允许其在香港本地为消费者提供线上金融服务。

不过,2018年,众安在线的科技输出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净亏损4.5亿元(其中包含众安国际净亏损1.1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3.4亿元。

此前,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价值在于,能够比较有效、快速地触及数以亿计的年轻群体,普及保险理念,创造用户体验。以前,总是质疑众安在线的高估值,但是辩证看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它能够在投资人支持下对创新进行巨大投入,如果它的路子趟出来了,整个保险业可以很快跟上来。”

2018年,众安在线的科技研发投入达到8.5亿元,占总保费的7.6%;在众安在线员工中,超半数为工程师技术人员,截至2018年末累计申请专利230件。同期,众安在线服务逾4亿用户,80、90后等人群占比超过51%,这些用户人均购买保单15.8份,人均贡献保费28元,分别较2017年提升25%和103%。

全面颠覆:走出舒适区

众安在线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五年来,众安在线的商业模式更加成熟,科技输出业务或将成为新的收入增长点。”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财产险公司互联网保费收入695.38亿元,同比增长40.91%,在财产险公司全部保费收入中占比5.92%;人身险公司互联网保费收入1193.2亿元,同比下降13.7%,在人身险公司全部保费收入中占比4.45%。

无论是互联网财产保险保费收入增速的触底反弹,还是互联网人身保险保费收入增速的持续下降,以及二者在保险公司全部保费收入中的微弱占比,都说明简单通过互联网渠道快速扩张、低成本获客的模式瓶颈期已经到来,而通过互联网思维提升消费者服务体验,改善经营全流程,更新保险业发展模式,时不我待。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出现大幅增长,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接收到10531件投诉,同比增长121.01%。其中,涉及财产保险公司8484件,同比增长128.25%;涉及人身保险公司2047件,同比增长95.32%。互联网保险投诉出现的主要问题包括,销售告知不充分或有歧义、理赔条件不合理、拒赔理由不充分、捆绑销售保险产品、未经同意自动续保等。

创新要经过市场和时间的检验。曾经红极一时的“赏月险”、“看球险”、“失恋险”、“熊孩子险”等奇葩险种早已不见踪影;而蚂蚁金服“相互宝”的前身“相互保”也曾因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备案的保险条款和费率、销售过程中存在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被监管叫停。

中国人保2018年报中的董事长致辞令人印象深刻。“从技术变革趋势看,如今没有几个行业像保险业这样遭遇如此迅速的颠覆,多种呈现出指数级发展的技术正合力改变保险业,但从历史长周期的视角观察,面对前三次技术革命,保险业都应时而变、与时俱进,转变了自身的产品结构与发展形态,最终实现了行业的变革与繁荣,新的第四次技术革命也将为行业发展注入新的动能,创造和拓展新的风险管理需求,为保险业创造出化挑战为机遇的技术支撑。”

坐在从上海开往北京的G8次列车上,王禹回想起自己在众安在线投入的过往时光,感慨万千。

或许,与王禹一样,泰康在线原总经理兼CEO王道南、安心保险原总经理钟诚等所有互联网保险人此前离开时也是心情复杂,因为他们都在探索互联网保险的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并对这个行业依然满怀期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