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关注 >

鼎诚人寿今非昔比:两大原股东分道扬镳 海航另立炉灶

2019-07-01 16:02:53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导读:万峰会继续未竟的传统寿险转型之路,还是缔造适合中小型险企的全新商业模式?

虽然早有传闻和预兆,但是随着近日银保监会的一纸批复,寿险老将万峰掌舵鼎诚人寿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最终尘埃落定。

作为深耕寿险市场37年的老兵,万峰掌舵过国内最大的寿险公司——中国人寿,也管理过市值超千亿的新华保险。然而,此次不同过往,在保险这个江湖里,鼎诚人寿是个“灾后重建”的公司。

面对如今“一穷二白”的局面,如何在市场某得一席之地,对于驰骋寿险江湖的万峰来说,压力依然不容小觑。

“他有保险情怀,也坚守自己的寿险理论。”一位接近万峰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驾驭鼎诚人寿,万峰是继续未竟的传统寿险转型之路,还是缔造适合中小型险企的全新商业模式?市场拭目以待。

老将履新

6月25日,银保监会批复核准万峰的鼎诚人寿董事长任职资格。根据工商登记资料,万峰亦为鼎诚人寿的法人代表。

万峰是中国寿险行业一名“老兵”,1982年即入行,至今近40年,在此期间,先后供职于中国人保、太平人寿、中国人寿等老牌险企,转战过内地、香港多个市场。

2007年,中国人寿股改成功,随后登陆A股。时年49岁的万峰升任总裁,任职7年。万峰掌舵之初,适逢国内寿险市场高歌猛进,趸交型、理财型产品成为险企们跑马圈地的利器。

面对这一趋势,监管层明确提出寿险业结构调整。万峰掌舵的国寿也启动了大力推进期缴业务、消化趸交业务的转型之路。

转型并非坦途,期间国寿的保费增速波波折折,甚至出现负增长,市场份额更是收缩,舆论甚至质疑国寿“廉颇老矣”。

2013年底的“全球媒体开发日”上,万峰再次阐述由市场规模转型至规模效益的策略,甚至抛出了“2014年总保费主动负增长”的言论。一时舆论哗然。不料4个月后,国寿公告宣布万峰卸任总裁。此后,中国人寿的转型路上,不再有万峰的身影。

同年,万峰空降至新华保险,担任董事长。前述知情人士透露,万峰的才干获得了中央汇金公司的青睐,是“钦定”的人选。中央汇金公司是新华保险的大股东。

在新华保险任职的5年间,万峰力推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主导业务转型,策略与在国寿如出一辙。注重发展长期期缴业务,开发保障型产品,大力砍掉趸交保费,甚至取消了趸交的考核。

然而,国寿曾经历的转型阵痛,新华也未能幸免,甚至更甚。面对总保费的萎缩,市场发出了新华“深蹲之后能否起跳”的质疑。在此期间,万峰也曾公开表示,“我们不要总规模,会聚焦在长期期缴、纯保障产品上。”

随着“保险姓保”“回归保障”的监管政策思路明确,新华保险一度走在了转型的前列。按照万峰此前的规划,转型的收获期是2018-2020年,目标是完全形成续期拉动发展的模式,着重发展长期期缴,加大业务结构调整。

然而,今年1月16日,万峰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新华保险一切公司职务,此次力主的转型,再次成了未竟的事业。

随即,一家名为新光海航人寿的险企召开董事会,万峰当选为董事、临时负责人。今年6月,这家险企正式更名为鼎诚人寿。

谁的鼎诚

新光海航人寿是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受益于险企第三次扩容潮,由海航集团和台湾新光人寿分别出资2.5亿元,各持股50%组建而成。

成立之时踌躇满志,奈何历经风雨飘摇。由于两大股东的战略分歧巨大,经营理念难以磨合,导致新光海航人寿昙花一现,此后惨淡经营,步履维艰,从2009年至2018年合计亏损近8亿元。

特别是随着业务的开展,资本金逐渐消耗殆尽,新光海航的偿付能力在2014年就逼近监管红线,2015年跌至-237.31%,此后更是年年走下坡路。

鉴于此,原保监会于2014年、2015年分别对新光海航人寿做出了暂停增设分支机构及停止开展新业务的监管措施,并要求股东双方提出改善偿付能力的方案。

此后,新光海航人寿多次筹谋股东增资,奈何屡屡未果,经营陷入瘫痪。期间,海航集团更是另起炉灶,成立渤海人寿,甚至还把海航系老将闻安民从新光海航董事长任上调回渤海人寿。

2018年三季度,久陷泥沼的新光海航终于迎来了曙光。银保监会批准了其变更股东及增加注册资本金至12.5亿元的申请。

此次增资中,海航集团清空了所持有的全部股份,新光人寿也减持了15%的股份。来自深圳的地产商们成为了接盘者。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此次增资完成后,新光人寿持股25%,仍为第一大股东。新入股的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0%,并列第二大股东。此外,深圳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4%,深圳市乐安居房地产有限公司持股11%,上海冠浦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持股10%。

随着海航退出、股东变更,新光海航人寿也更名为“鼎诚人寿”,希望切割过往,以崭新身份面对市场。

这也成了万峰的新征程。前述知情人士透露,邀请万峰掌舵是股东们达成的意见,他聚焦保障型产品,致力续期拉动业务增长的模式,与大股东新光人寿理念一致。

今非昔比

从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甲12号的新华保险大厦,到鼎诚人寿总部所在的建国门外大街乙12号双子座大厦,仅仅相隔数百米的距离,对于万峰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局面。

与新华保险相比,无论是业务基础还是组织机构,鼎诚人寿均不可同日而语。目前,新华保险在全国各大省区市均设有分支机构,更有一只数量庞大敢打敢拼的代理人队伍。而成立至今,鼎诚人寿仅在北京、海南、陕西、江苏等4个省市设立了分支机构,此前受制于业务停滞,各业务部门人员流失严重,家底接近“一穷二白”。

虽然目前鼎诚人寿完成了股东变更、增加资本金,今年一季度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充足率为604.50%,恢复正常,但也仅仅是满足了监管要求。如何回归正常经营,仍是长路漫漫。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通过鼎诚人寿内部人士获悉,目前该公司正在招募销售、人力资源、精算等各方面人才,开展后台系统建设,加紧弥补历史欠账。

岁月经不起蹉跎,鼎诚人寿面对的今日市场早已不同往昔。市场竞争者不断增多,保险机构们或乘着“互联网+”的浪潮,或踏着风生水起的“保险+科技”,纷纷布局“大健康”、养老等赛道。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上,万峰将如何带领鼎诚人寿破局?

鼎诚人寿在官网的公告里表示,公司将“专注寿险经营,以健康、医疗、养老、一般寿险和意外伤害保险为业务核心,坚持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要目标客户,提供高品质、全方位、差异化的寿险服务。”

前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将采取品牌策略,在健康、医疗和养老领域,培育品牌产品。同时坚持续期拉动发展模式,依靠期缴和续期保费稳定增长,拉动整体业务持续健康发展。

不难看出,鼎诚人寿接下来的经营理念,与新掌舵人万峰坚守的寿险理论一脉相承。

一切看起来都已走上正轨,既有资本实力雄厚的股东们入局,又有一位经验丰厚的老将掌舵。不过,市场和业务挑战之外,鼎诚人寿仍然要面对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此后长时间的相处中,股东与职业经理人能否和谐相处?无论在寿险还是其他领域,因类似矛盾而分道扬镳的案例不在少数。

万峰和鼎诚人寿会创造一个例外吗?(记者 宋怡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