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关注 >

国任保险持续亏损拟增资20亿 中国信达降为第四大股东

2019-10-17 10:10:01    来源:投资时报

导语:增资完成后,去年上位的深投控仍为第一大股东,中国信达降为第四大股东。自2009年成立至2018年,国任财险累计亏损已逾14亿元

中国四大AMC中率先完成股改—引战—上市的中国信达(1359.HK),在成立20年之际,正进一步推进撤离保险业聚集主业的战略。

事实上,除了市场广为关注的57亿底价一次性沽清幸福人寿50.995%股权外,针对去年已交出控制权的原信达财险、现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任保险),其也有意再度削弱存在感。

近日,国任财产官网发布了增资扩股项目公告。公告内容显示,该公司拟以人民币1.832元/股价格新增约10.8亿股,合计增资金额约20亿元人民币。同时,除新晋的第一大股东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同股同价同比例增资外,国任保险还将拟引进5名外部战略投资者。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此次增资方案落地,国任保险前五大股东的地位也再一次发生变化,其中,两家信达系公司都降低了股权占比。该公司对外表示,此番增资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提升公司自身能力建设、服务新增业务和传统业务转型等方面。

有市场权威人士表示,随着“国家队”相继撤离,包括深圳、浙江等地方财政较为充沛、地方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相对活跃的“新势力”,将陆续接盘登场。

不过,仅从国任保险历年年报信息可以看到,这家财险公司目前正面临扭亏艰难的窘境。成立以来,除了2013年至2015年曾实现小幅盈利,该公司其余年份皆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金额已至14亿元。数据显示,目前处于“换主”阶段的幸福人寿,仅去年净亏损已高达68亿元。

拟增资约20亿

据悉,国任保险本次增资拟引进5名战略投资者,其中4名为通过公开挂牌引进的战略投资者,1名为经国资委批复同意后协议增资的战略投资者。

具体来看,4名公开挂牌引进的战略投资者包括技术类支持战略投资者(A类)1名,出资金额不超过1亿元,拟认购比例不超过1.337%;市场类支持战略投资者(B类)1名,出资金额不超过3000万元,拟认购比例不超过0.401%;资源类支持战略投资者(C类)1名,出资金额不超过2000万元,拟认购比例不超过0.267%;产业类支持战略投资者(D类)1名,出资金额不超过2000万元,拟认购比例不超过0.267%。4名通过公开挂牌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持有的国任保险股权比例合计约为2.273%

与此同时,国任保险还将通过非公开协议增资方式引进1名战略投资者,取得市国资委批复后同股同价入股国任保险,增资金额为10亿元,拟认购比例为13.371%。

据悉,为确保增资后仍然持有41%股权,深投控将同股同价同步增持国任保险股份,增持部分为约4.4亿股,拟定增资金额为人民币约8.1亿元,其最终增资金额以持有41%股权为准,根据实际情况予以相应调整。

结合国任保险目前的股东持股情况来看,此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国任保险前五大股东的地位将再次发生变化。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在此次增资前,国任保险共有16家股东。其中,前五大股东依次为深投控、联美量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美量子),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信达)、北京东方信达资产经营总公司(下称北京东方信达资产经营)、中国铁建(9.760,0.00,0.00%)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铁投),持股比例分别为41%、19.333%、10%、6.667%、6.667%。

若此次增资完成,深投控依然为其第一大股东;联美量子其所持股份将由原来的19.333%降为14.436%,但仍为第二大股东;中国信达的第三大股东身份则将由新增的非公开协议增资方式的战略投资者取代,股份占比13.371%,而中国信达的股权比例则将从10%降至7.467%,成为第四大股东;北京东方信达资产经营的股权比例将由6.667%降为4.978%,成为第五大股东;原第五大股东中国铁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将从前五大席位中消失。

对于本次增资所募集资金的用途,国任保险表示,具体募集资金投向:第一,建立公司技术壁垒是中长期公司数字化转型核心竞争力所在。预计将累计投入10亿元左右,包括科技队伍建设、基础系统建设、业务中台建设、数据平台建设等;第二,本次公司的深化转型改革既可以给公司带来规模与效益方面的突破性发展,也将对公司的资本金占用提出更高的要求,经测算,为保证公司2021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在监管的安全比例范围内,公司需要增加4亿元的资本金占用;第三,建立业务核心竞争力,预计新增投入5亿元左右。

累计亏损逾14亿

国任保险是经保险监督管理部门批准,于2009年8月在北京成立的一家全国性保险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其前身是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财险)。2018年1月,公司名称由信达财险变更为现名。2019年3月底,公司注册地迁至深圳,目前在深圳、北京设有双总部。

从经营情况来看,成立以来,国任保险并没有实现可喜的成绩。历年年报数据显示,自2009年至2018年该公司已累计亏损逾14亿元。

其中,在2009年至2012年,国任保险均处于亏损状态,分别亏损1.18亿元、1.06亿元、2.44亿元、3.71亿元。2013年其终于实现微利,至2015年依次实现净利润305.2万元、 2135.09万元和2328.04万元。然而,2016年其再次陷入亏损境地,2016年至2018年分别亏损2.31亿元、2.7亿元、1.71亿元。

针对亏损问题,国任保险方面曾表示,受保险公司特殊核算规则影响,2018年,公司按照保险企业会计准则计提未到期责任准备金3亿元,而该项计提在2017年为0.6亿元,同比增加了2亿多元,是当年账面亏损的主要原因。

从业务构成来看,车险承保持续亏损也是造成该公司盈利疲软的原因之一。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8年,国任保险的车险业务保费占比一直在80%左右,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车险业务保费占比高达85%。但是,上述9年间,该公司车险业务承保亏损分别为1485.88万元、1.95亿元、3.41亿元、1.27亿元、2.61亿元、3.11亿元、2.44亿元、3.41亿元、2.57亿元,合计亏损20.92亿元。

对此,国任保险方面表示,这既有公司以前年度内部成本高、效率低的粗放式发展问题,也与外部愈演愈烈的竞争环境有关。2018年,公司引入业内先进成熟的车险精准定价模型,由传统粗放的经验定价转为风险定价,建立公司精耕细作车险的技术基石。若从2018年来看,尽管车险承保依旧亏损,但公司车险边际成本率不到96%,已是中小公司中比较理想的水平。

另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年报显示,国任保险保费收入前五名的产品有四项承保亏损。除了车险业务外,责任保险、企业财产保险、意外伤害险分别承保亏损623.78万元、1213.8万元、4036.18万元,只有工程保险承保盈利786.83万元。

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继续亏损2178.86万元,但二季度则实现净利润220.61万元,终于见到盈利的曙光。不过,2019年能否真正扭亏为盈仍是未知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