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要闻 >

交强险酝酿调整 12.2万元赔偿限额能否上调

2019-11-21 08:33:05    来源:上海金融报

近期,有关交强险改革的呼声不断,12.2万元赔偿限额能否上调、保费在现有基础上是否还会有优惠等话题,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专家指出,适当提高交强险赔偿限额在情理之中,但交强险的定位是最基础的交通事故保险补偿,指望通过该险种完全填平交通事故损失并不现实,驾驶员应充分投保,通过购买交强险、商业车险(三者险、车辆损失险、车上人员险)、意外险等,为自己和他人的出行安全负责。

限额提升需精确测算

所谓交强险,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车人员和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该险种是国内首个由国家法律规定实行的强制保险制度。

“交强险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保证交通事故中受害的第三方能得到基本的经济补偿。”上海市东浦律师事务所律师沈一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数据显示,2017年,交强险理赔的立案件数为2964万件,同比增长4%;赔付金额为1317亿元,同比增长13%。2006年7月至2017年底,交强险累计处理赔案2.2亿件(其中垫付298万件),累计赔付成本达8757亿元。

尽管交强险在交通事故保险保障和服务社会方面已经发挥了很大作用,但近年来,公众对交强险的部分标准也存在质疑,如12.2万元的赔偿限额是否过低。

对此,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保险学院院长徐爱荣认为,现行的交强险保额是2006年制定的,现在适当提高在情理之中。“随着国内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无论是车损还是人伤,理赔标准都在提高。交强险理赔限额适当提升具备可行性,但因为交强险是‘全国一盘棋’,监管部门应该会进行整体测算,确定合适的额度。”徐爱荣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交强险的赔偿限额一旦提升,对保险公司的影响较大。因此,限额到底提高多少,需要经过精准测算,要为保险公司留出一定的利润空间,不能让保险公司亏得太多。”

事实上,2008年2月交强险限额和费率调整后,2009年至2017年,交强险累计承保亏损506亿元,其中2011年承保亏损甚至超过百亿元。

产品设计可适当完善

推行10多年以来,交强险2017年首次实现承保盈利。数据显示,当年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包括汽车、摩托车、拖拉机)共计2.34亿辆,同比增长13%;交强险承保盈利为0.8亿元,投资收益为76亿元,经营盈利为77亿元。根据此前设定的“不赢不亏”原则,交强险实现盈利后,是否意味着保险公司应该下调费率进一步让利消费者呢?

对此,徐爱荣表示,交强险“不赢不亏”是总体原则,并非保险公司不能盈利,因为险企毕竟是商业机构,不可能一直做赔本买卖。“只要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就是正常的。”徐爱荣进一步表示,“首先,经过近几年的交通大整治,人们的出行安全意识大幅提升,间接降低了交通事故的出险率。同时,考虑到油价和出行安全,大城市私家车主开车频次也有所下降。此外,保险公司采取一些措施,降低交强险理赔中一些不合规的行为。以上海为例,以前交强险赔款是保险公司直接打给4S店,现在变成先把赔款打给投保人,再由投保人转给4S店,以避免4S店从中套利。”

“前些年,国内新车销售持续增长,推动了交强险保费规模上升。但从2018年开始,新车销售明显下滑,如果将去年数据统计进去,交强险的盈利可能就没有那么明显。”徐爱荣表示,“保险关注的是长期变化,交强险最近几年盈利不代表未来几年会持续盈利。还需注意的是,交强险运行以来,险企此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险企当时并没有提高保费。”

据了解,目前新车第一年的交强险保费标准全国统一,即私家车6座以下950元,6座以上1100元。

“与商业车险相比,交强险保费还是很便宜的。尤其一个没有发生交通事故、驾驶行为很好的投保人,下一年度交强险可以打折,一年不到1000元。”沈一樑表示。

徐爱荣指出,“降低交强险费率的做法值得商榷。保险公司需要盈利,手上要掌握更多资源,保费一旦降低,经营利润可能会降得比较厉害。目前商业车险正在改革,如在车险定价时,加入零整比因素;对‘好车主’进行费率优惠等。未来交强险也可考虑借鉴这些因素。不过,交强险毕竟是全国性产品,不可能考虑太多个性化因素,消费者需要理解。”

驾驶人应充分投保

“从市场呼声看,保险公司和投保人均期待交强险改革。前者在运营交强险时,受制于费率和理赔次数,承保压力较大;后者则对现有理赔上限不满,感觉无法覆盖交通事故中的损失。”沈一樑解释称,“理赔次数不受限制,是交强险与商业车险的最大区别之一。同时,交强险不区分具体的责任比例,无论主责、次责、全责、同责,只要被判定为次责以上,驾车人就算有责,保险就要全赔,这对保险公司不是很有利。”

沈一樑表示,“在交通事故定责时,保险公司基本不参与。举例来说,A驾车撞伤了行人B,但出事地点没有摄像监控,事故烈度也比较低,没有很清晰的车轮痕迹等证据。交通部门最后多半会酌情,将A定为主责或同责,而A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通常会认可判定,这在无形中就损害了保险公司的利益。此外,商业车险有很多免责条款,如超载、非法改装车辆、涉嫌毒驾酒驾、逃逸等,但交强险没有这么多的免责,赔付率非常高。换言之,发生交通事故后,别的保险不谈,交强险基本都是要赔的。”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不少发达国家均施行交强险,且理赔限额较高。对此,沈一樑表示,发达国家高额的交强险理赔额度与当地社会发展、经济水平相关。同时,这些国家的汽车保有量和路况复杂程度均远不及中国,交通事故率比中国低很多。“繁忙的交通带来了居高不下的交通事故率,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国内交强险的限额。”沈一樑指出,“对交强险限额的争议,源于近年来交通事故中越来越高的赔偿金额,让公众感觉交强险已不符合国情,应大幅提高限额,化解‘赔不足’的难题。但是,交强险的定位是针对交通安全事故最基础的补偿,只能基本填平或最低限度填平损失。”

“在很多实际案例中,一些‘老司机’或‘老车’只买交强险,不买商业险。一旦出事,就会出现没钱赔偿或赔偿额很低的情况。因此,车险投保仍十分重要。”沈一樑强调,“驾驶员要想完善保障,首先应该购买保额150万元以上的第三者责任险。其次,可购买机动车车辆损失险、车上人员险等。此外,驾驶员还可购买意外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