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保险 >

长期主义,泰康之道

2021-11-09 18:22:24    来源:金融界网

万物皆周期,洞察见未来。

一段时间以来,长期主义成为热词,备受追捧。罗振宇说:“只有长期主义者,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张磊说:“长期主义不仅仅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价值观。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陈春花说:“越是变化,越是需要长期主义。”然后,很多人说:“高手都是长期主义者。”

但经验上,长期主义到底是什么?如何实践?近期,笔者在一本书中得到不少启发。王安撰写的《长期主义——泰康的25年》,为泰康保险做了“历史定义”,也为研究长期主义提供了典型案例。

如何理解泰康的“长期主义”?笔者读后认为,泰康的长期主义,可以从三个维度来透析。

人的维度:企业家的愿力与智慧

经济学家张维迎曾把企业家分为套利型和创新型两种,大体对应于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所提到的“商业机会主义”和“商业理想主义”两种。

陈东升无疑属于后者。

很多时候,机会主义者甚嚣尘上,其中不乏忘记了为什么出发、定力不足者,但多数恰恰是初心如此,“利”字当先,“利”字至上,抓住并用尽一切获利的机会,其结果必然是无利不起早的短期行为。

而商业理想主义者,“利”字之上有更高追求。对陈东升来说,即“商业向善就是以人为本”“出发点是真善美,能够给人们提供服务,不是围着利润转,是长期主义,可能眼前赚不到钱,但因为有信誉,长期是会赚钱的。”以及,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回报国家、造福社会。

置于陈东升的人生历程,在武大校园刻下“始”字,初显豪情壮志;以内含价值、核心价值牵引泰康巨轮坚守保险本质;冲破各种小环境、小周期的局限,以率先模仿引领创新潮流;明辨笃行、知行合一、学以致用,从“下海”做寿险企业,到“养老社区”“大健康产业”,捐助教育科研与抗疫等等,不断拓展泰康的维度和边界,不断提高着企业价值格局和社会责任担当。

在没有方向的人看来,一切风都是逆风。而有了长期的理想、坚定的目标和崇高的情怀,一切逆风都阻挡不了前进的脚步。《长期主义——泰康的25年》这本书,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长期主义者”应该具备的品质,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励志成长的样板:秉持情怀,“心向往之,景行行止”,保持战略耐心,脚踏实地,循序渐进。

产业维度:坚守本质,道正致远

“当行业内有些企业本末倒置、‘不务正业’,以至于保险监管者都要用以‘保险保障’这样的告诫来让它们回归保险的本质时,泰康始终坚守以‘保险保障’立足,夯实承保业务和投资业务这两个重要的业务基础。”孙祁祥先生在《长期主义——泰康的25年》序言中如此说道。

成立8年就挺进中国企业500强,成立22年后就能荣登世界500强的榜单,泰康提供了观察长期主义创举的典范。

泰康不是看不到可以四处出击、大搞扩张、多元发展的机会,书中有不少例证。如果不是对保险本质的坚守,对长期价值的信仰,是不可能做到深耕的,例如投入养老社区200亿四五年不赚钱。

这种定力和勇气经过长期的静待花开,已经逐渐开花结果,泰康已经打造了“从摇篮到天堂”的产业链,并在此专业化基础上,通过长寿、健康、富足三个闭环构建的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满足了人们对养老、健康和财富的需求。

小到公司管理制度流程,大到业务范围和模式,泰康走的每一步,都践行着细致入微的本质坚守和长期主义的知行智慧。

泰康保险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挺军认为:“泰康之所以能够有前瞻性,有战略判断,选择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是因为董事长对政经的长期研究。”陈东升拿手的是两个办法:一是显微镜,就事论事,把毛病挑到极致;另一个是在10000米高空,在100年历史的时空中看世界,这样才不会有偏差。

看准,看准了就干,并确保干好,这是企业行稳致远的三个要素。这其中,还包含着合法性规范性恪守。泰康一路走来,虽然常常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但始终不踩红线、不触底线,正源于恪守道正行远的理念:“因为我们信奉‘三化’‘三不’——专业化、规范化、国际化,不偷、不抢、不争。我们为国家做事,政商关系一定要走正道,做市场和监管的好学生。”

时势维度:顺势而为,应时造势

归根结底,长期主义的本质要从大历史大周期的角度来理解,那就是对国家、社会、时代的需求和趋势的敏锐把握。

《长期主义——泰康的25年》一书中写到,陈东升坦言:“过去企业家是不受待见的。1992年往前推5年,我下海,人家会说陈东升犯了错误;往前推3年,会说陈东升没本事;到1992年下海,大家就会觉得这是个人物。这是因为精英和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

1992年,中共十四大召开,宣布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印发。至此,定向募集资本、建立现代股份公司有了依据和可能。

此前的1990年,陈东升随中国青年代表团赴日本考察时,发现东京最高的摩天大楼和最醒目的广告牌是保险公司的,也发现了世界500强榜单中保险公司多达50家。这让他开了眼、动了念。

在此背景下,对人口老龄化趋势的把握,对长寿时代的嗅觉,让陈东升立下了投身保险业的雄心壮志。没有这个雄心壮志,筹建寿险公司的曲折烦难,与准股东“太难了,算了吧”的劝诫,早就让一切止步于萌芽。

顺势而为,是长期主义者的基本功;应时造势,则是长期主义者的杀手锏。

20年后的2016年,各路资本纷纷举牌把寿险当成圈钱平台、野蛮扩张的时候,泰康在陈东升带领下“靠低调,靠专业,靠做事硬”,已过了资本积累的初始阶段。近来泰康的“保险+养老”更是成了引领世界保险行业资产匹配负债的新模式。“保险的商业模式创新,同时也有效解决了社会问题。”

由“顺势”到“造势”,泰康的25年历史,深得“长期主义”精髓,值得深入研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