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调查 >

“复读生”上海拓璞再次在科创板折戟

2021-01-22 09:21:16    来源:华夏时报

“复读生”上海拓璞再次在科创板折戟。

1月13日,上交所官网公告披露,终止了其对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拓璞”)科创板IPO的审核。根据公告,2021年1月10日,上海拓璞的保荐机构招商证券向上交所提交了《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申请撤销对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保荐。

“保荐机构撤回上市申请,说明相关材料或者企业本身存在一定瑕疵。目前市场正朝着强化约束机构责任的监管方向迈进,加大了对保荐人的监管力度。尤其是科创板实行注册制发行,在注册制下,保荐机构的责任更大,因此相关机构不会出现太宽松的行为。”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就此次科创板IPO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上海拓璞,但相关负责人电话始终关机,随后记者向其发送采访函,但始终未能得到回复。上海拓璞的发行人律师——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律师也以“不方便吐露相关内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连续两年资不抵债

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拓璞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3059万人民币,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宇晗。其主要业务是面向航空航天领域提供智能制造装备和工艺解决方案,产品主要包括五轴联动数控机床、航空航天部/总装智能装备和智能化生产线等。

通过梳理,《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近年来上海拓璞可谓业绩惨淡。根据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239.4万、-1358.8万和-1281.4万,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9749.6万。

对此,上海拓璞表示,公司所处智能制造装备行业存在研发投入大、产品交付周期长的特点。公司自成立以来在研发方面持续投入,且销售尚未形成规模,导致报告期内处于亏损状态,形成的累计未弥补亏损金额较大。若公司无法通过持续创新满足客户需求、开拓产品市场,则可能无法实现盈利,并弥补累计亏损。

除此之外,上海拓璞在报告期内连续两年资不抵债,其中2017年和2018年的合并资产负债率均超过了100%,2019也达到了99.51%。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上海拓璞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政府课题”。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模式主要为直接销售与政府课题项目两种模式,其中政府课题项目申请模式在报告期内实现的收入分别为219.96万元、1.18亿元和1.01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23.27%、51.53%和 44.41%,是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

但如果未来国家不再通过政府课题项目的方式对航空航天主机厂进行支持,或公司因自身技术水平、违反课题项目管理要求等情形不满足政府课题项目的申报要求,这些都将对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一位上市公司职业董秘骞军法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亏损目前已不是上市的实质障碍,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上市不是企业发展的终点,或许只是企业发展的起点。上市对持股员工和战略投资股东有阶段性的意义,但对实控人或大股东而言,不应成为终极目标。公司发展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

刚刚“达标”上市标准

本次上海拓璞选取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 2.1.2 条第(二)项,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15 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2 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 15%”。

记者查阅上海拓璞招股说明书发现,2017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945.11万、2.29亿和2.27亿,由此可见,对于此条上市标准来说,上海拓璞仅仅是刚刚达标而已。

本次IPO,上海拓璞拟募资5.04亿元,分别投向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智能装备制造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伴随上市审核的终止,上海拓璞的新项目是否也将无疾而终?

对此,前述研究员程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融资道路行不通,企业只能将目光转向创投,继续引入战略投资。但两次上市未果的情况也会对其吸引投资带来一定影响。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拓璞曾完成三次融资,分别为2019年1月完成股权融资,投资方为玖菲特投资;2015年11月完成战略融资,投资方为和辉资本;2011年3月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众合创投。

身陷专利纠纷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上海拓璞两次申请上市的时间连接非常紧密。2019年6月19日,上交所受理了上海拓璞科创板IPO的申请,在完成首轮问询后,上海拓璞曾因更新财务资料而中止审核。此后,2019年12月3日,其保荐人招商证券向上交所提交撤回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24日,上海证监局又披露了招商证券关于上海拓璞的辅导备案情况报告,也就在第一次上市未果后的一个礼拜,上海拓璞于2019年12月11日,再次与招商证券签订了科创板上市辅导协议。

对此,骞军法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无论撤回几次,理论上若重新具备上市条件,当然可以重新申请。但是之前撤回的原因涉及的事项,公司和中介,以及审核机构都得审视历史问题。

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几乎就在上海拓璞撤回首次上市申请的同时,上海拓璞遭到了主要国际竞争对手——迪菲厄发起的专利诉讼,诉讼请求:判令公司立刻停止一切侵害迪菲厄工业公司发明专利的行为,立即销毁所有库存的侵权产品、样品,并承担经济损失暂计人民币2656.82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暂计人民币80万元。这对于连年亏损的上海拓璞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本次上市申请中,上海拓璞也表示,若法院支持了原告的部分或全部诉讼请求,公司可能被迫停止生产、销售涉及专利的镜像铣产品并承担相关的赔偿责任,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记者 胡金华 见习记者 赵奕 上海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