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调查 >

美联储加息收紧全球流动性 外溢效应值得高度关注

2022-03-23 11:30:34    来源:国际商报

2021年以来,全球通货膨胀压力凸显,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立场呈收紧、分化态势。3月17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0.25%-0.5%,开启了新一轮加息周期。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2022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升至1.875%。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熊启跃认为,作为全球货币政策的风向标,美联储加息将收紧全球流动性,其外溢效应值得高度关注。

离岸美元流动性收紧。美元离岸市场处于全球美元流动性的底端,易受到外部市场环境及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调整的影响。美联储加息前,离岸美元流动性就呈现趋紧态势。截至2022年3月16日,泰德利差为0.51%,较2021年底提高了35.9个基点;美元3个月LIBOR与隔夜利率掉期(OIS)的点差为0.45%,较2021年底提高了32.7个基点。两类利差的飙升既有离岸美元流动性收紧的原因,也有银行信用溢价抬升的原因。此外,美元与部分货币的掉期点差也呈上升态势,人民币对美元货币掉期点差由2022年初的27个基点升至3月15日的70个基点;欧元对美元货币掉期报价由点差2022年初的127个基点至3月17日的223个基点。货币掉期点差增加意味着,利用相关货币与美元进行现金流交换,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反映出美元融资成本的提高。相比较而言,美国本土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利率走势较为平稳。加息前,美元有担保隔夜融资利率(SOFR)和美元银行隔夜融资利率(OBFR)均保持较低水平。加息后,其利率上升幅度与联邦基金利率增幅相当。

跨境资本回流美国。从历次美联储加息周期看,跨境资本回流美国的特征较为突出。从资金流出国来看,流出资金主要集中在组合投资和其他投资项下,资金流出会加剧当地市场股市、债市波动,也会加大部分经济主体的外币融资难度。资金回流美国后,主要涌入美国资本市场(特别是美国国债市场),部分对美国实体部门提供信贷支持。2022年第一季度以来,美国国债前10大外国投资者,有7个国家和地区增持美国国债,增持金额接近1000亿美元。此轮美联储加息前后,全球股票市场震荡,欧洲、中国香港及中国内地股票市场均阶段性呈现资本流出迹象。

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错配风险值得关注。近年来,虽然新兴经济体外币债务份额有所下降,但结构性错配风险依然突出。2020年末,阿根廷、乌克兰和土耳其外币债务占比超过了50%。2022-2023年新兴经济体将面临债务偿还高峰。其中,土耳其、阿根廷1年内到期外币债务比例均超过50%。在美联储加息、全球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部分新兴经济体外债风险值得关注。

部分非美资银行美元流动性风险上升。长期以来,非美资国际大型银行美元资产负债错配特征突出,美元负债不能匹配美元资产,呈现净资产特征。为筹集美元资金,非美资大型银行高度依赖批发融资、外汇远期及货币掉期等资金筹集方式,这加大了美联储加息背景下非美资银行的外币流动性风险。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非美资银行跨境美元资产合计13.3万亿美元,跨境美元负债仅为11.4万亿美元,净资产/资产比例达到14.7%。其中,欧洲和日资大型银行的美元资产和负债错配特征更为突出。(路 虹)

关键词: 外溢效应 美联储加息 新兴经济 外币债务比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