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关注 >

2021金融街论坛:构建以保险机构为核心的养老健康管理新生态

2021-10-28 11:45:18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人口老龄化是全球面临的共同问题,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养老需求,各国积极拓展养老财富储备,在多支柱养老体系的建设和发展中做出了多样化的尝试。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各界专家学者共话养老财富储备,引发业界更深入思考。

随着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的提出,养老财富储备被提上更为重要的日程。如何进一步扩充、提高三支柱的养老财富储备?如何改变三支柱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如何增强产品吸引力?近日,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多位嘉宾就养老话题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夯实养老财富的增量规模

随着顶层设计的不断完善以及监管部门的大力推动,我国养老财富储备积累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截至2020年底,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总资产已达到2.92万亿元。

“总体看来我国养老财富储备颇有成效,且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养老金管理部主任陈向京表示。

陈向京认为,从收入端来看,要继续夯实养老财富的增量规模。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未来人民群众的养老需求无论在质上还是在量上都将出现显著提升,应当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高质量发展阶段,趁人口老龄化相对还比较轻的有利时机,进一步增强养老财富积累。积极拓宽新的社保基金收入来源,增加社保基金运营规模,继续扩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委托规模,为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从投资端来看,要进一步增强养老财富储备的收益积累。一是进一步加大现有养老财富储备的投资力度,后面希望能够通过全国统筹等方式,加强对各省结余资金的集中管理,增强投资管理。二是进一步发挥长期资金的优势,通过适当承受短期波动,适当增加风险敞口,以及获取流动性溢价等多种策略来实现长期较高的合理回报。三是实现资产配置的与时俱进,以更好地适应国内外经济结构的变化。

“未来养老金的资产配置逻辑和核心,应该从注重总量转向把握结构,从大类资产下沉到细分资产,下沉到不同的产业链不同赛道,充分挖掘大类资产内部可能产生显著超额收益的细分资产类,不断地增加总体收益。”陈向京说。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秉正表示,在构建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障体系的过程中,保险业能够发挥重要的纽带作用、核心作用、参与作用。从需求端看,可以为养老提供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从供给端看,养老保险可以提供风险保障资金和长期投资资金,具有较强的风险管理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

摩根资产管理亚太区首席执行官丹尼尔·沃特金斯提到,积累和储蓄只是养老投资者整个生命周期中的一部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养老金缴纳者在退休之后多年依然停留在缴费计划之中,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议题,中国也可以在这个领域进行探索。

为第二、第三支柱留出空间

丹尼尔·沃特金斯表示,养老金制度三支柱就像三脚凳一样需要彼此平衡。中国和亚太地区进入老龄化的进程很快,在短短30年内,有1/4的亚洲人将超过60岁,而老龄人口的占比将会从12%增长到24%。欧洲国家达到这一程度差不多经过55年的时间。这样的变化对于政策制定者和金融机构来说都非常关键,需要通过协作建立起一个综合的养老金体系。

当前,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建设面临发展不平衡问题,由于历史原因第一支柱目前占比过大。

“如果第一支柱不改革,就留不出第二、第三支柱的发展空间。”美国信安金融集团执行副总裁、信安亚洲区总裁张维义表示,人口老龄化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更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第一支柱占比过大问题也是一个共性问题, 而养老体系完善的紧迫性是全世界公认的问题。

在张维义看来,如果第一支柱中企业的缴费比例过高,那么他们成立企业年金的可能性就大大缩小,所以一定要为企业留出做第二支柱的空间。企业年金如果不能像职业年金一样做成强制性的,那么就要引入“自动加入”机制。

日本野村证券控股执行董事、中国委员会主席兼首席健康官饭山俊康也提到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公共、私营部门养老计划共同为个人退休后提供收入的来源,综合来看,两者的结合是非常有必要的。公共、私营部门养老计划各自发挥的作用一定要明确,在老龄化的社会中要承诺高额的公共养老金给付并不现实,所以公共养老制度的作用是保障退休后的基本收入,而在此基础上获得幸福美满生活的更高追求需要借助私营部门养老计划来实现。为了推动私营部门的养老计划,可以增加参保企业的人数,扩大退休金计划,这需要一些合适的税收政策来激励。

增强第三支柱产品吸引力

在老龄化浪潮下,大力发展第三支柱个人养老保险成为共识。但是,第三支柱靠个人自愿,引导越来越多的群众通过第三支柱进行长期养老储备,增强产品吸引力是关键。

“要建设有效的自愿的个人储蓄计划,需要设置正确的机制。这个机制需要激励长期的储蓄行为,同时要便于理解、便于管理、容易获取。”丹尼尔·沃特金斯认为,为了鼓励大家参与第三支柱,税收的减免可以发挥作用。对于低收入的群体来说,税收的补贴会比税收的减免更为有效,但是除了税收激励机制之外,还需要鼓励长期投资,并且要反向抑制从养老金计划中提前提款。

对于发展第三支柱,陈秉正建议加大研究探索保险业在养老产业链中可以发挥的积极作用,构建以保险机构为核心的养老健康管理新生态,同时加大养老保险和服务领域的创新力度。保险业要想在养老产业链打通上下游发挥更积极的作用,需要加大产品创新、服务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方面的力度。在产品创新方面应该积极开发复合型的养老产品,提供将养老服务健康管理长期护理与传统人寿、养老疾病保险功能整合起来的创新型保险产品或保险方案。

此外,京东健康首席执行官金恩林提出,要通过数字和技术能力,来打造适老“商品+服务”的新体验、新模式。泰康保险集团战略发展部负责人李明强认为,大健康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金融企业应发挥筹资体系的龙头拉动作用,通过支付端和服务端相结合,推动医养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朱艳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