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改善经济结构与收入分配 努力实现新型消费加快发展

2020-09-23 09:00:1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要求以新业态新模式为引领,加快推动新型消费扩容提质,努力实现新型消费加快发展。

中国原有的商业体系为电子商务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互联网创业的激情使得中国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比如外卖配送、网约车、即时递送、住宿共享等。今年以来,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更多的居民消费开始转向线上,除了网购火热态势延续,线上医疗、线上教育等新业态也加速发展。

毫无疑问,随着年轻一代逐步主宰消费市场,以及消费领域持续的数字化转型,新业态新模式将会推动新型消费扩容提质,有助于扩大内需。但是,消费目前遇到的主要问题是消费增速需要进一步提升。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自2010年以来出现趋势性下滑,这与GDP增速在2010年之后逐步放缓是一致的。因此,消费放缓是经济增速放缓的产物,因为个人收入增速也随之逐步放缓。

由于在此期间促进经济增长的措施主要有利于地产、基建、金融等行业,因此,造成了部分群体收入持续分化的现象。高收入主要集中在某些缺少创新性的周期性行业,比如传统工业部门和地产金融等行业,这些部门的高增长不是基于生产效率的提升而是相关政策。与此同时,部分城市房价持续上涨,对制造业、创新部门以及高端服务业的发展形成了一些抑制作用,也不利于消费能力的提升。

另一方面,居民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也处于较为平稳的状态,同时,家庭债务收入比则逐步上升。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家庭的平均债务收入比为1.02,略高于美国0.93的水平。其中,有负债家庭的债务收入比的均值和中位数均为1.6。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逐步降低。其中,对消费影响最大的还是房价上涨过多,导致家庭部门债务负担过重,大大抑制了消费。

住房价格的大幅上涨也提高了城市服务业的成本,导致部分服务业消费价格过快上涨,远超收入增速。制造业因为产能过剩与价格战抑制了商品价格上涨,影响了制造业工人收入增速。这双重因素对消费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新模式对消费产生重要影响。首先,新业态新模式在漫长的推广期会补贴消费者,从而起到了刺激消费的作用,但这主要是消费转移而非创造消费;其次,提升了整个市场的竞争强度,抑制了消费价格上涨;其三,某些平台最终会形成网络效应,会导致分配过于集中于平台所有者。这与美国的状况类似,传统服务业经营受到影响,从业人员工资增速停滞,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市值不断增长。

扩大消费应该从根本上加以解决。要改变传统的依赖债务驱动的发展模式,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制造业与服务业的竞争力,培养更多的中产收入群体;城市住房价格过高抑制了一些家庭和年轻人消费并提高了城市服务业的成本,不利于消费,应该进一步为年轻一代降低住房压力,降低家庭部门杠杆率;通过增强基础设施、制度改革与技术手段大力提高供应链效率,为实体商业有效降低成本,为乡镇地区提供商业设施;降低个人社会保障支出,同时政府加大医疗、养老、教育等方面的投入,增强安全感。

当前,中国正在加速结构性改革,抑制住房价格上涨,加强租赁体系建设,改善流通体系效率,在此基础上,通过各种消费政策和消费手段刺激内需,但根本上,还是需要扭转经济结构、资产价格与收入分配的种种问题,为可持续的消费增长打下基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