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2020年仅一家银行登陆A股 银行IPO长龙依旧

2021-01-05 09:25:42    来源:时代周报

2020年12月30日,重庆银行发布A股首次公开发行初步询价结果公告,宣布发行价为10.83元/股。同时,公告表示,原定于2020年12月31日的进行的重庆银行网上、网下申购将推迟至2021年1月21日。

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需求迫切,但银行IPO情况并不乐观。与2019年8家银行上市相比,2020年仅厦门银行1家银行登陆A股,上海农商银行、齐鲁银行等要2021年才能加入银行A股阵营。

2021年1月2日,华东一家农商行董事会办公室总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IPO减少是受银行自身盈利及资产质量情况、上市审批的标准和考量更为严格的影响,银行应充分准备,紧抓上市机会。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压力较大。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表示,若银行不良贷款率较高,拨备率又不高,则上市会受到影响,因此拟上市的银行,首先要保持审慎经营,并通过多种手段化解不良资产,提高资产质量。

在此背景下,央行和银保监会在对2021年工作做出安排部署中提出,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

光大证券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预计,2021年会有更多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一来,当前中小银行资本压力偏大、资本工具使用存在不足,中小银行面临经济不确定性时希望夯实资本,以增强自身可持续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二来,许多中小银行在今年面临二级资本工具赎回的可能。

银行IPO长龙依旧

2020年12月29日,证监会公告,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在上会前一天,撤回了A股IPO申请,原因是鉴于战略规划调整,至此,2020年A股新增上市银行数量仅以厦门银行一家收尾。

据上市银行三季报,截至2020年9月末,36家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普遍出现下滑,部分指标已接近监管红线。

王一峰认为,2021年,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突出。疫情影响资产质量,不良核销和处置力度加大,加之监管部门推动普惠性让利,造成部分股份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明显。

中小银行上市热情不减。2020年12月25日,已在上市辅导期徘徊10年的汉口银行,上市进程提速,湖北银保监局同意该行向证监会申请IPO。

2021年,银行IPO有望逐步回暖。除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撤回IPO申请、汉口银行将申请A股上市、重庆银行发布A股首次公开发行初步询价结果外,截至2020年12月31日,沪深两市至少还有14家银行处在A股IPO排队名单中。

据证监会信息,上海农商行、齐鲁银行状态为已通过发审会,在上交所主板排队的厦门农村商业银行等5家银行处预先披露更新状态,湖州银行处已反馈状态。

8家银行正在深交所中小板排队,其中兰州银行、东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等7家银行处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广州银行处已反馈状态。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银行中,农商行数量多达10家,占比六成,包括上海农商行在内,还有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等。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分析称,小型农商行资本补充渠道仍比较狭窄,资本补充压力大。但是恰恰这些银行是服务小微企业,是服务三农经济的最重要的力量,应加速推动更多的小型农商行上市,“但前提是这类小型农商行质量要好,要‘小而精’‘小而美’”。

银行发债补血跨年进行时

岁末年初,银行发债忙。

“2020年是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大年。”光大证券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根据数据,2020年至今,已有60余家银行通过(含计划)发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永续债、金融债和定向增发等方式补充资本金,金额超万亿元。

2019年1月,中国银行完成境内首单银行永续债,短短两年时间,永续债迅速成为银行资本补充的热门渠道。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全年银行发行永续债51只,发行额6427亿元,较去年同期5496亿元规模同比增长16.94%。

继永续债成为2020年中小银行“补血”主力之后,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再“上新”,转股型永续债出现在银行市场视野。

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日前,浙江银保监局批准浙江稠州商业银行发行不超过30亿元转股型永续债;宁波银保监分局批准宁波通商银行发行不超过15亿元转股型永续债,均按有关规定计入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

此前,商业银行发行的均为减记型永续债。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熊启跃认为,相对而言,转股型永续债对投资者更友好,但从发行上看,转股型永续债的发行时间可能长。因为后者涉及转股条款,可能涉及股东大会审议等具体程序。

二级资本债券也是当下银行补充资本的重要渠道。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66只,发行规模为6136.7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5911亿元规模同比增长3.81%,其中工商银行合计发行1000亿元,中国银行合计发行750亿元。

1月2日,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二级资本债作为固定收益类资本工具,相较于永续债、优先股等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发行相对便利,仍将是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最为主要的方式之一,未来二级资本债发行仍能够保持较快增长。

此外,地方专项债助力中小银行“补血”正在陆续落地。2020年12月以来,广东、陕西、浙江等多地表示将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额度分别为100亿、46亿和50亿元,山西也将发行153亿元专项债支持城商行改革,期限均为10年期。

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预计成为非上市中小银行2021年补充资本金的重要途径之一。

此前,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介绍,政府专项债限额为2000亿元,支持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目前,已有温州银行、乌海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和内蒙古银行等商业银行披露了申请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金计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