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春节就地过年:外贸订单“开门红”

2021-02-04 08:59: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春节,为了防控疫情,各地纷纷出台新举措,倡导就地过年。在此情况下,今年返乡过年的人数大幅减少。就地过年可能有助于缓解用工荒、降低返岗和复工成本、满足节后用工需求。

“去年年初因为疫情,很多人都心有余悸。”东莞一家卫浴出口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今年在就地过年号召下,有些员工属于“可回可不回”的情况,这部分员工会留下过年,公司已经专门留了厨师,做好了很多安排。当前工厂订单很多,缺的就是工人。预计今年节后开工要顺利很多,很多订单可以加快完成。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表示,就地过年利好最大的就是外向型产业多的城市,当前国外疫情严重,不少订单都流向中国,因此目前外向型城市订单很多,需要抓紧消化。就地过年,有助于这些城市和企业加速消化订单,当前这些城市要抓住契机。因为二季度后,随着海外疫情缓和,预计外向型订单也会减缓。

春运人口数量相比往年显著减少。广州市春运办消息显示,今年春运前5日,广州旅客到发总量比2019年下降60.3%。

人员与经济要素聚集,带来的红利又将流向哪些城市?由于就地过年影响的主要是跨省务工群体,这些群体最为集中的城市和地区,受益也最大。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各地的人口净流入数据统计梳理发现,从省域来看,人口净流入最多的省份主要是广东、浙江、上海和北京等地。从城市来看,东莞、佛山、深圳、上海、北京、广州、杭州、苏州、宁波、厦门等城市净流入占比大,这些城市将迎来利好。

外贸订单“开门红”

其中,广东是人口净流入规模最大的省份。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2016年珠三角净流入人口为2647.97万人,占常住人口的44.14%。从流动人口来源来看,珠三角城市群以省际流入为主,2000年和2010年其省际流动人口占总体的65.31%和64.43%。

另外,由于珠三角的落户门槛较低,因此户籍人口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年来才落户的,所以未来务工人员庞大。

珠三角的几个城市中,东莞人口净流入占比高达70.34%,深圳高达59.02%,佛山为44.73%,广州为37.69%,这些城市都有相当多的省外流入人员。

此间的一大背景是,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GDP素有“上小下大”的传统。由于人口净流入规模很大,往年受外来务工人员返岗开工的时间差,以及订单、消费等因素影响,因此一季度以及上半年的GDP占比往往比较小,下半年占比比较大。因此过去深圳、广州都出现一季度乃至上半年被其他城市超越,但全年下来又反超的现象。

这其中,对“世界工厂”东莞这样以工业制造业为主的城市来说,2020年一季度受到的冲击很大,由于疫情影响,大量外省农民工返岗困难,因此出现不少订单无法完成的情况。到3月份工人返岗后不久,又出现了出口受阻的现象。因此,在2019年的7个万亿GDP城市后备军(泉州、东莞、济南、合肥、福州、南通和西安)中,东莞位居泉州之后,在7个城市中位居第二,在全国位居第19,2020年其他6个城市均顺利突破万亿大关,只有东莞搁浅。

东莞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东莞市生产总值为9650.19亿元,同比增长1.1%。如此一来,距离万亿大关还有350亿左右。其中2020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4145.65亿元,比上年下降1.1%。可见,工厂受用工和订单等诸多因素影响较大。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说,2020年上半年东莞受疫情影响很大,真正冲刺是四季度,但毕竟只有一个季度,怎么赶也弥补不了失去的部分。今年对东莞来说是双重利好,有订单、有工人,因此今年东莞会有比较高幅度的增长。

对珠三角的很多工厂来说,往年春节假期都是在半个月以上,很多都是在元宵之后才开工,去年受疫情影响,时间要长很多。但今年这一时间将大幅缩短。彭澎说,这样一来,对珠三角的工业经济十分有利。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对各大城市外向度的统计梳理发现,2019年,外向度(外贸进出口与GDP的比值)最高的10个城市分别是东莞、苏州、深圳、厦门、金华、上海、珠海、北京、中山和宁波。这其中,东莞以145.5%在全国遥遥领先。此外苏州、深圳和厦门外向度也都超过了100%。

沿海城市消费增加

浙江作为我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省份,省内区域发展最为均衡,制造业最多。根据公开数据,浙江省的全省务工人员,其中有73.4%的人员来自省外。去年4月浙江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浙江的省外劳动力超过2100万人,总规模已恢复到2019年水。这其中,杭州、宁波、温州都是外来务工人员集中的经济大市。

去年2月中旬,为了迎接省外务工人员返岗,浙江多地采取用工地与劳务输出地“点对点”主动对接、“化零为整”为员工提供“一站式”返岗服务。比如,杭州会商铁路部门,向疫情相对稳、在杭就业人员集中的部分省市开通专列,主要针对企业原有节前返乡人员和在外地新招员工。

今年为了让外来务工人员就地过年,各地也纷纷使出大招。比如,杭州为留杭职工提供延长返岗车票补贴时段、为不能回乡团聚的外来务工人员提供积分兑换一份杭州知名特产并快递到家、组织200名假期坚守岗位的外来务工人员开展杭州职工(劳模)疗休养基地一日游活动等。

此外据“杭州发布”消息,杭州市对符合条件的在杭务工、非浙江户籍并在杭缴纳社保的春节在杭人员,每人发放“在杭大红包”,即1000元现金补贴。审核通过后,千元礼包将“一键直达”申请人的银行账户。

在浙江义乌,2月1日~2月26日,留义过年人员可申领“新年红包”电子消费券500元/人,并可在指定时间内在全市线下消费场所使用。此外,通告还倡导房东给予留义过年人员减免半个月以上租金或免费延长半个月以上租期。

浙江之外,上海的净流入人口达到了958.84万人,北京的人口净流入也达到了756.2万人,这两个地方的流动人口也很多。

相比之下,一些地方虽然流动人口多,但大多属于省域内的流动,受就地过年的影响相对较小。

对省外务工人员集中的沿海大城市来说,就地过年,一方面有利于生产端,有利于工业经济,因此东莞、苏州、佛山、宁波等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受益最大。另一方面,就地过年改变了春节的人口分布,也改变了消费的区域分布。

丁长发说,外来务工人员多的城市,今年将不再上演“空城”现象,随着各地纷纷发放红包、补贴、消费券,今年这些沿海城市的餐饮、娱乐等消费肯定将大幅增加,同时也会带动这些城市的就旅游、周边游。

比如,广州作为华南中心城市,商业十分发达,就地过年对广州的商业发展有较大推动作用,加上新经济的发展,因此2021年广州GDP总量有望继续守住第四位置。

不过,彭澎也提醒,一些以第三产业为主的大城市,在就地过年之下,旅游、交通行业将受到不小的冲击,这对整体经济的负向影响也不小。

丁长发说,虽然外来务工人员留在城市,这些城市消费会增多,但是由于大城市物价较贵,因此相比回到老家的消费,总体的消费可能还是会减少。

相关阅读